🍌👅站长极力推荐🍌👅24小时在线,欢迎到来!,超火爆人气,哥哥骗人,每次都说,我就只蹭蹭不进去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化浊成清 探访国内首座城市污水资源概念厂

<p>  三氿两湖,千帆逐波。位于太湖西岸的江苏省宜兴市,是久负盛名的“环保之乡”,国内首座城市污水资源概念厂便坐落于此。近日,记者跟随“长江大保护调研行”采访团自宜兴市区向北驱车约半小时,远远就望见一座极具设计感的“三叶草”造型建筑,在午后阳光的照射下分外“亮眼”。 </p> <p>  建设中国城市污水处理概念厂,是国内环境领域知名专家发起的重大行业创新事业,旨在以绿色发展理念整合前沿创新设计和全球视野内的领先技术,实现“水质永续、能源回收、资源循环、环境友好”四项目标。2021年10月,由三峡集团合作参与的宜兴城市污水资源概念厂(以下简称概念厂)率先建成投运,其颠覆传统污水处理厂形态,创新采用水质净化中心、有机质协同处理中心和生产型研发中心“三位一体”形式建设,成为新型环境基础设施的典范。</p> <p>  “‘三叶草’既是建筑空间造型,又是功能构成,一叶是以高品质出水为目标的水资源环;一叶是以资源循环为目标的能源和资源环;一叶是满足公众美好生活和生态需求的新功能环。”伴随工作人员形象生动的介绍,记者徜徉在概念厂中,感受污水“化浊成清”的神奇。</p> <p>  <strong>“永续水”泡咖啡酿啤酒,深度处理技术实现水质永续</strong></p> <p>  “好水不问出处。”走进概念厂厂区中心的池子咖啡厅,墙壁上镶嵌的标语十分醒目。吧台上,放置着一瓶瓶“永续水”(Water X)和刚煮好的咖啡。</p> <p>  “这是我们厂的‘特产’,欢迎来尝尝味道。”概念厂负责人张翼飞一边拧开一瓶“永续水”畅饮,一边向来访的记者们热情介绍。等大家一一品尝后,张翼飞抛出了铺垫已久的“彩蛋”——这些“好水”正是来自经过概念厂处理后的污水。</p> <p>  水质净化是污水处理厂的基本功能。概念厂的特别之处在于,可以用较短流程极限去除水污染物。每天2万吨左右的生活污水,进入水质净化中心,经过初沉发酵、高级氧化耦合等技术处理后,出水可达地表Ⅳ类水标准,直接排入附近河道,流入宜兴的团氿、东氿直至太湖。</p> <p>  循着概念厂的水质净化线路,记者来到了出水口。只见汩汩清流,源源不断地流入绕厂而过的云爱河,因为洁净度更高,出厂水与河水汇流时甚至形成明显分界。</p> <p>  “污水处理部分做到了极限脱氮除磷,其性价比明显优于现行的国内污水处理厂。”张翼飞介绍说,传统污水处理厂通常采用活性污泥法等工艺,主要去除污水中的有机物和部分氮磷等营养盐,对新兴污染物等难降解物质的去除效果较差。而概念厂采用先进的高效加载澄清、自养型脱氮膜生物反应器法、高级氧化等工艺,能够有效去除污水中的有机物、氮磷等营养盐及新兴污染物等难降解物质,提高出水水质和稳定性。在高效极限脱氮等先进技术加持下,污水处理效果可以实现每升水的总氮含量小于3mg、正磷酸盐含量小于0.1mg、新兴污染物去除率达到80%。</p> <p>  在水质永续方面,概念厂出水可保障太湖水质安全,同时通过采用国际先进技术和设备,部分出水会来到极致水净化单元进行处理,指标经检测后可达到生活饮用水国家标准,带来污水从根本上实现再生的科技体验。“我们出品的‘永续水’可以直接饮用,也可以用来冲泡咖啡,等天气再热一点,还可以酿造啤酒。”张翼飞自信地说。</p> <p>  在概念厂的生产型研发中心,实时展示着全球领先的污水处理技术和场景应用。记者一进门便注意到一个蓝白拼色的“集装箱”。中国城市污水处理概念厂专家委员会委员、江南大学环境与土木工程学院教授李激介绍,这是一个正在进行中试试验的装备。“从基础研究到科技转化,开展中试试验非常重要。因为概念厂采用了很多新工艺,需要研究试验获得相应技术参数,同时我们还会做一些破坏性或应对性试验,比如冬季来了一股特别不好的水,或者突然停电等。”李激说,小规模测试逐步达到工艺成熟后,可以通过研发中心3条百吨级、2条千吨级的试验线,进行大规模工程试验直至向市场推广。</p> <p>  <strong>污泥“变身”营养土,沼气用于厂区发电,变废为宝推动资源循环利用</strong></p> <p>  在厂内名为“先驱屋”的一处展台上,陈列着花卉绿植通用营养土、有机肥等产品。外包装上印着的标志提醒记者,这是概念厂“出产”的又一项产品。</p> <p>  “我们把牙膏一样的太湖蓝藻泥、农林废弃的秸秆、绿化垃圾、果蔬垃圾、畜禽粪便还有生活污水产生的污泥等有机质废弃物,通过高干厌氧发酵及好氧堆肥过程,加工成了营养土,经检验合格以后推向市场,网店都有销售。”张翼飞拿起一袋用概念厂有机肥培育的泰国香米,向记者展示产品成色。</p> <p>  据介绍,概念厂设立的有机质协同处理中心,每日可实现处理污泥、蓝藻、畜禽粪便和秸秆等约100吨,目前处理量约40吨。这些有机质废弃物经过厌氧消化产生的沼气,被用于热电联产,产生的电能和热能可实现厂内能源自给(能源自给率超60%)。沼液流回水质净化中心进行再处理,沼渣则被加工成土肥产品,在厂区内的试验田中种植瓜果蔬菜等,全程不产生二次污染,同时实现资源的循环利用。</p> <p>  加大投入、变废为宝的背后有何现实考量?张翼飞解释,污水处理行业属于“能耗大户”,特别是用电需求量大,其电耗在全社会总电耗中占据较大比例。传统污水处理厂缺乏资源回收利用的意识和技术,往往将污泥直接填埋或焚烧处理,污水中有机物所含的能量被浪费。</p> <p>  此外,污水处理需要消耗大量燃料和药剂,会间接排放大量温室气体,其处理过程本身也会直接排放温室气体。李激举例说,长期以来,大部分生活污水都使用好氧的活性污泥法进行处理,也就是在氧气和细菌的共同作用下,将污染物氧化掉。但活性污泥法会消耗巨大的能源,并释放碳足迹(即产生的二氧化碳及其他温室气体的总量,通常用二氧化碳吨数来表示);同时,该过程还会产生大量湿污泥,干燥、处置或焚烧这些污泥也会耗费大量能源。</p> <p>  与传统污水处理厂不同,概念厂通过厌氧工艺对污泥进行厌氧消化,以此实现能量的“回收”。“我们的DANAS干式厌氧反应器技术,是专门处理有机质废弃物的厌氧消化技术,有进料含固率高、沼气产量大、抗杂物、无沉积、效率高等特点,有‘大胃王’的称号。”李激说,通过反应器培养的厌氧微生物将有机质转化成沼气,可进行发电、提纯为天然气,实现有机固废的稳定化和资源化处理,具有低碳、环保的特点。</p> <p>  “世界上已有多个国家发布了污水处理厂碳中和技术路线图,这也是概念厂的目标。我们希望在资源回收和能源循环利用方面能起到一定的示范作用,让大家看到,污水处理厂也可以绿色低碳。”张翼飞表示,概念厂通过集成减污降碳先进技术,将污水处理厂从污染物削减基本功能扩展至城市能源工厂、水源工厂、肥料工厂等多种应用场景,将使整个社会全方位体验感受“污水是资源,污水厂是资源工厂”的理念。</p> <p>  <strong>生态生活生产融为一体,打造互利共生新型环境基础设施</strong></p> <p>  没有脏乱的环境,没有污水的臭味,没有设备的轰鸣,漫步在概念厂,只见环廊相接、绿草如茵、池塘清浅,远处水田如镜、阡陌纵横,一派秀美的江南风光。“远观是工厂,近看像公园”,这座新概念厂完全颠覆了记者对传统污水处理厂的认知。</p> <p>  “一般来说,污水处理厂存在很强的‘邻避’效应。”张翼飞说,“邻避”指的是居民或当地机构因担心某些公共设施项目对身体健康、环境质量和资产价值等带来负面影响,而采取集体反对以至抗争的行为。“就是如果听说附近要建污水处理厂,大多数居民基本都会提出反对意见。”</p> <p>  解决“邻避”效应,就必须做到环境友好。概念厂坚持绿色发展理念,在确保水质、有机质循环设施相对固定的前提下,因地制宜叠加延伸至现代农业、体育文旅、生态田园等领域,打造开放、共享的新型城市空间,与周边环境无感融合、亲近共生。</p> <p>  记者注意到,厂区里的初沉池、生化池、二沉池等都加了盖,并且在旁边装有臭气处理装置,在整个污水处理环节基本不会产生臭味。在有机质协同处理中心,气体排放前都经过净化处理,所以也几乎闻不到异味。据介绍,概念厂采用组合式生物除臭技术,通过精细化设计大幅减少臭气总量,同时通过“除尘水洗+酸洗+高效异养型生物除臭滤池”组合工艺,确保厂区无异味,以实现对外开放的独特需求。</p> <p>  新概念还体现在建筑设计的细节上。记者看到,有机质协同处理中心安装了一根斜斜的烟囱。“至于为啥倾斜,纯粹是建筑设计师的审美考虑,烟囱不一定都是直挺挺的,倾斜也是一种美,非常有艺术感、不拘一格。”厂区工作人员如是回应。据悉,概念厂厂区由艺术家、建筑师、工程师共同参与设计,注重建筑空间美感和人文景观融入,使得厂区宛如美丽的城市会客展示厅和市民休闲娱乐的公共花园。</p> <p>  “我们这里的咖啡厅、花园都成了当地的网红打卡点,还经常有人来拍婚纱照,一到节假日非常热闹。”张翼飞说,推动污水处理厂与城市环境相融,变“消极”空间为“积极”空间,实现从“邻避”到“邻利”,构建生态、生活、生产共融互动、服务社会与自然的新型环境基础设施。</p> <p>  “宜兴城市污水资源概念厂是三峡集团合作参与的首座新概念水厂,这里的理念和成果正在长江大保护中被推广应用。”长江生态环保集团党委副书记刘想华表示,通过前期实践,复制建设安徽六安凤凰桥水质净化厂、湖北武汉汤逊湖藏龙岛地下净水厂等一批新概念厂,打造独特高效的长江生态治理“利器”,将积极助推长江经济带绿色创新高质量发展。(中国纪检监察报记者 段相宇) <span>【编辑:叶攀】 </span>